和氏第十三

  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,奉而獻之厲王。厲王使玉人相之。玉人曰:“石也。”王以和為誑,而刖其左足。及厲王薨,武王即位。和又奉其璞而獻之武王。武王使玉人相之。又曰:“石也。”王又以和為誑,而刖其右足。武王薨,文王即位。和乃抱其璞而哭于楚山之下,三日三夜,淚盡而繼之以血。王聞之,使人問其故,曰:“天下之刖者多矣,子奚哭之悲也?”和曰:“吾非悲刖也,悲夫寶玉而題之以石,貞士而名之以誑,此吾所以悲也。”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寶焉,遂命曰:“和氏之璧。”

  夫珠玉,人主之所急也。和雖獻璞而未美,未為主之害也,然猶兩足斬而寶乃論,論寶若此其難也!今人主之于法術也,未必和璧之急也;而禁群臣士民之私邪。然則有道者之不戮也,特帝王之璞未獻耳。主用術,則大臣不得擅斷,近習不敢賣重;官行法,則浮萌趨于耕農,而游士危于戰陳;則法術者乃群臣士民之所禍也。人主非能倍大臣之議,越民萌之誹,獨周乎道言也,則法術之士雖至死亡,道必不論矣。 


譯文:
  楚人卞和在荊山中得到一塊玉璞,捧著進獻給楚厲王。厲玉讓玉匠鑒定。玉匠說:“是石頭。”厲王認為卞和是行騙,就砍掉了他的左腳。到厲王死,武王繼位。卞和又捧著那塊玉璞去獻給武王。武王讓玉匠鑒定,玉匠又說:“是石頭。”武王也認為卞和是行騙,就砍掉了他的右腳。武王死,文王登基。卞和就抱著那塊玉璞在荊山下哭,哭了三天三夜,眼淚干了,跟著流出的是血。文王聽說后,派人去了解他哭的原因,問道:“天下受斷足刑的人多了,你為什么哭得這么悲傷?”卞和說:“我不是悲傷腳被砍掉,而是悲傷把寶玉稱作石頭,把忠貞的人稱作騙子。這才是我悲傷的原因。”文王就讓玉匠加工這塊玉璞并得到了寶玉,于是命名為“和氏之壁”。

  珍珠寶玉是君主急需的,即使卞和獻的玉璞不夠完美,也并不構成對君主的損害,但還是在雙腳被砍后寶玉才得以論定,鑒定寶玉就是如此的困難。如今君主對于法術,未必像對和氏壁那樣急需,還要用來禁止群臣百姓的自私邪惡行為。既然這樣,那么法術之士還沒被殺戮的原因,只是促成帝王之業的法寶還沒進獻罷了。君主運用法術,大臣就不能擅權獨斷,左右近侍就不敢賣弄權勢;官府執行法令,游民就得從事農耕,游說之士就得冒著危險去當兵打仗;那么法術就被群臣百姓看成是禍害了。君主不能違背大臣的議論,擺脫黎民百姓的誹謗,單要完全采納法術之言,那么法術之士即使到死,他們的學說也一定不會被認可。 從前吳起向楚悼王指出楚國的風氣說:“大臣的權勢太重,分封的貴族太多。像這樣下去,他們就會上逼主而下虐民,這是造成國貧兵弱的途徑。不如使分封貴族的子孫到第三代時君主就收回爵祿,取消或減少百官的俸祿,裁減多余的官吏,來供養經過選拔和訓練的士兵。”楚悼王施行此法一年就死了,吳起在楚遭到肢解。商君教秦孝公建立什伍組織,設置告密連坐的制度,焚燒詩書,彰明法令,堵塞私人的請托而進用對國家有功的人,約束靠游說做官的人而使農民士兵顯貴起來。孝公實行這些主張,君主因此尊貴安穩,國家因此富庶強大。八年后秦孝公死了,商鞅在秦受到車裂。楚國不用吳起變法而削弱混亂,秦國推行商鞅變法而富庶強大。二人的主張已夠正確的了,但是肢解吳起,車裂商鞅,又為的什么呢?為的是大臣苦于法令而小民憎恨社會安定吁。當今之世,大臣貪權,小民安于動亂,比秦、楚的壞風氣還要嚴重,而君主義沒有楚悼王、秦孝公那樣的判斷力,那么法術之士又怎能冒吳起、商鞅的危險來闡明自己的法術主張呢?這就是社會混亂而沒有霸王的原因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?2012-2022 錢柜娛樂 版權所有

錢柜娛樂為整理發布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北京PK10计划我 河北20选5开奖号 广西快乐双彩302奖结果 台湾麻将 安卓 有没有比较好的棋牌游戏 香港六合彩报码室 湖北快三 宁夏11选5推荐 姚记棋牌苹果版本 秒速快3精准计划 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古川伊织 天龙股份股票 星悦麻将 190bb踢球者即时指数 注册送分的电玩城捕鱼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玩